动词以及两组错误搭配的短语名词Q为名量词为启动刺激目标刺激为

    文章作者:MM烈焰私服发布网 | 发布时间:2020-5-17 9:2:36

      动词以及两组错误搭配的短语 名词Q为名量词 为启动刺激目标刺激为双音节名词 动词 和动名兼类词 实验任务为词语搭配判断任务 要求被试判断启动词和目标词之间的搭配是否正确 选用 做为启动词分别与名词和动词相搭配 可以反映出名词和动词对立的两条基本 的语法特征 名量词只能修饰名词 不能修饰动词 能愿动词

      动词以及两组错误搭配的短语 名词Q为名量词 为启动刺激目标刺激为双音节名词 动词 和动名兼类词 实验任务为词语搭配判断任务 要求被试判断启动词和目标词之间的搭配是否正确 选用 做为启动词分别与名词和动词相搭配 可以反映出名词和动词对立的两条基本 的语法特征 名量词只能修饰名词 不能修饰动词 能愿动词后只能接动词 不能与名词搭配 动名兼类 词兼有这两种语法特征 因此 实验通过启动词提供了名动对立的两种语法语境 可以从语法角度考察 名词和动词的神经机制 刺激材料随机编排并通过计算机屏幕呈现 先呈现 后呈现名词或动词 启动词和目标词的呈现时间均为200ms 启动词和目标词之间的时间间隔 SOA 800ms相邻两个trail间的SOA为2500ms 离线处理脑电数据 对目标词的脑电数据进行分类叠加平 语境下的名词动词和动名兼类词 语境下的名词动词和动名 兼类词 ERP实验结果显示 名词和动词的差异不仅反映在与词汇识别相关的P200成分 以及与语义加工 相关的N400成分上 还反映在与句法加工相关的P600成分 当名词和动词出现在各自适合的语境中时 相对于动词 名词诱发出增大的P600效应 见图5 图5正确语境中名词和动词的ERP波形图实验中正确语境下名词和动词P600的差异实际反映了二者句法加工的不同 大脑对于对于动词的加 P600是指在刺激呈现后600毫秒左右出现的一个正波许多研究认为 P600成分是一个与句法加工相关的 ERP成分 主要反映了大脑对句法的分析 修补以及晚期的整合过程 OsterhoutandHolcomb1992 Friedericiand Kotz2003 68 杨亦鸣语言的理论假设与神经基础 工更为困难 因为一方面 动词的语法信息比名词要更丰富 更复杂 因此与启动词的整合要更费力 另一方面 从论元结构来看 至少要有一个内部论元成分和一个外部论元成分在结 构中与动词同现 能达到句法上的自足实验中动词和启动词合并后 并没有论元成分出现 句法上仍不自足 所以需要 投入更多的心理资源支持动词继续寻找论元 而名词和启动词合并后 整个短语在句法上达到了自足 名词不需要再寻找论元 同时名词比动词诱发的P600波幅更大的实验结果支持了P600波幅与心理 资源投入量成反比的结论 Hageneta1 2006 张珊珊等2006 实验结果还显示 同名词和动词的比较相似 与动词语境中的动名兼类词相比 作名词使用的动名 兼类词也诱发出一个增大的P600 而且分布的脑区更加广泛 但二者的N400并没有差异 见图6 实验中我们所选取的的动名兼类词主要是根据语法标准划分出来的词 指同音同形兼有动词和名词两 种词性 同时分别作两类词使用时意义上有密切的联系的词 所以在实验结果中对语义敏感的N4oo成 分并没有表现出显着差异 名词性词语和动词性词语的差异只反映在与句法加工相关的P6oo成分上 这也表明 从语法角度来看 名词性词语和动词性词语的加工是不同的 FC31 C4 AJ 图6名词语境和动词语境中的动名兼类词的ERP波形图实验中的语境效应同样也能够反映出名词和动词语法加工上的差异 相对于正确语境中的名词和 动词 错误语境中的名词和动词都诱发出一个增大的N4oo和一个减小的P6oo 见图7 我们认为 反映了名词和动词的语义句法信息违反语境信息时的大脑加工情况 实验中的启动词 实际提供了两种不同的语境前者要求具有名词性质的词语与其搭配 后者则要求动词性质的词语 与其搭配 因此 当名词和动词出现在彼此相反的语境中时 名词和动词的词类信息与语境信息发生冲 致使对名词和动词的语义句法分析更加困难 图7正确语境中和错误语境中名词和动词比较的ERP波形图69 语言科学2007年3月 2fMRI研究在fMRI实验中 选取6名 健康大学毕业生作为被试刺激材料包括名词 动词和形容 并将这三类词构成9种搭配方式名词重叠 仓库仓库动词重叠 打扫打扫形容词重叠 崇高崇高名动组合 数据整理动名组合 提高能力名形组合 杰出人才动形组合 挑选精细形动组合 经常参加实验采用组块设计 Block Design 包含两个刺激序列 其中第二个序列使用的刺激语料与前一序列的是相同的 只是经过了重新 随机排序 每个刺激序列都有上述9种搭配 每个组块内包含相同的词汇搭配1O个 刺激呈现时间为 间隔1秒之后呈现时间也是1秒 所以每个组块的时长为2O秒 相邻两个组块之间呈现 以此作为实验的控制任务 在此条件下 被试可以休息以达到初始状态 被试的任务是默念上述 刺激序列中呈现的 以各种方式搭配的词汇 fMRI实验结果显示 在词汇重叠实验中 从激活脑区的分布来看 名词重叠的脑区比动词重叠的 要广泛 名词重叠的脑区有双侧纹外区 双侧基底节扣带回前部 左侧后顶叶左侧额上 但动词重叠未见扣带回基底节区的激活 另外 在左侧额叶动词重叠比名词重叠的激活范围小 见图8 从激活脑区体积来看 名词重叠的脑区体积也要大于动词重叠的脑区体积 ll 529l6233O37445l 图8N显示名词重叠的脑区激活情况 V显示动词重叠的脑区激活情况 1O一5L表示大脑左半球 我们认为之所以出现这一结果是因为词汇重叠加工是倾向于语法的 双音节名词不具备 AB— AB 重叠的形态变化能力 而双音节动词是具备的 被试默念重叠的名词时 会感到这种重叠方式在大 脑词库 mentallexicon 中是不存在的 这与名词的特征参数是矛盾的 然而 人脑对 语言的加工是一 种自主过程 被试有一种心理驱动 仍然要搞懂名词 ABAB 式重叠的含义 所以就要消耗更多的能量 相比之下 在实验结果上就体现为名词重叠的激活脑区体积 范围都比动词重叠的大 与语义相比 法在语言中体现为一种更深层的范畴双音节名动在 ABAB 重叠能力上的差异就属于语言中的深层 范畴 或者说是语法范畴 从词汇重叠实验的结论来看 可以说语法是名动分类的深层根据 至少可以 说是根据之一 或主要根据 3ERP研究和fMRI研究的结论我们的ERP实验和fMRI实验都是从语法角度来考察汉语名动分类问题的 在前人的实验中 验任务大多使用基于语义的词汇判断任务就任务本身而言 不可能触及到被试的语法知识 因此自然 也就不能从语法层面去揭示名词和动词的差别 另一方面 他们简单的把语法等同于形态变化 而汉语 是一种缺乏形态变化的语言 因此当在汉语中也发现名动分离现象时 研究者只能用语义原因来解释 但实际上 形态不过是功能的标志 对于汉语来讲 从组合特征的角度也可以反映出词的语法性质 70 杨亦鸣语言的理论假设与神经基础 在我们的ERP实验中 与基于语义的词汇判断任务不同 词语搭配判断任务能够凸显出名词和动 词的语法特征 启动词 提供了名词动词相互对立的语法环境 分别要求具有动词语 法特征和名词语法特征的词与之相搭配 目标词和启动词能否搭配主要是取决于 二者的语法特征是否 匹配 所以被试不可避免地要对启动词和目标词进行语法加工 从实验结果来看 名词和动词在P600 成分上表现出差异 而学术界一般把P600成分看作是句法加工的指标 OsterhoutandHolcomb 1992 FriedericiandKotz2003 因此 二者P600的差异也反映了它们句法加工上的不同 而这种句法加 工上的不同本质上是由名词和动词语法性质的不同决定的 而且 对于动名兼类词的考察也反映出大 脑对与动词性词语和名词性词语加工上的不同 主要是句法加工上的差异 在fMRI实验的词汇重叠实验中 重叠方式为 ABAB 按相关说法 通过这种方式重叠出来的动 词组合是汉语动词的一种形态变化 而名词则没有这种形态变化 由此可知 动词重叠与名词重叠的脑 区激活情况不同的原因与汉语名词和动词的形态特征不同有很大关系 从广义视角来看 形态范畴隶 属于语法范畴的 因此 fMRI实验结论也支持语法可以作为名动划界的依据 因此 ERP实验和fMRI实验都支持语法可以作为名动划类的依据 名动分类是语法的类 这不但 是语法理论的要求 也是有其神经机制的生理基础的 4有关句法理论的神经基础——以动词的限定性研究为例 1动词限定性的理论解释按照西方通行的语言学辞典中给出的解释 限定性是对动词的一种语法描述 根据动词在表达时 体貌情态和一致等语法范畴时形态标记的有无 可将动词区分为限定动词 finiteverbs 和非限定 动词 non—finiteverbs 例如在英语中 限定动词在上述几个方面都体现出形式上的区分 而非限定动 词则没有形式上的区分 由于汉语词类没有 严格意义的形态变化 吕叔湘1979 因此 在对待汉语 动词是否存在限定性的问题上 传统的观点向来是否定的 在这一认识的影响下 汉语中的 兼语式 NP的VP等结构 都被视为汉语 独有 特殊结构生成语法学者一般认为 动词限